週一, 25 六月 2018 13:57

Guardian

作者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概述:

  1. 守护者是肉食性生物,进行狼群式狩猎,每次人数在20-30之间。
  2. 他们具有类人外形,前臂锋利尖锐用以杀死猎物并切割,小嘴,圆眼,身形比人类更高更苗条,四指并且拥有不同色调的红色皮肤。
  3. 整个社会十分重视法律,因此法律系统十分先进。
  4. 能在光速下,进行难以置信的距离间的通信。
  5. 他们的口语是语调和手势的混合语言,而书面语言则是字符。
  6. 他们是基因和生物工程上的大师,他们特意培育了特殊的生物来作为食物。
  7. 种族因生物战争而灭亡。
  8. 他们非常喜欢探险,在他们悠久的历史里大部分都是和平年代。
  9. 他们与为现代战争、生物武器和狼群战术而开发的生物协同作战。
  10. 守护者社会没有官员政府角色,每个个体都在轮流协作,参与社会活动。
  11. 他们的技术比我们先进,但是我们拥有更多不同类型的武器。
  12. 他们热衷于不破坏自然生态,精通社会生态学和人口控制学。
  13. 动能武器采用电磁系统,战斗使用动能武器为主。
  14. 护盾技术十分之的先进,他们的城市处于庞大的护盾系统保护之下,其甚至能抵抗太空轨道轰炸。
  15. 人工智能动摇了他们的社会,城邦间通过丰碑网络系统互相沟通,他们逐渐变得愈加独立。
  16. 守护者知道并且和塔尔戈德战斗过,他们赢得了战争。但是传统主义者(拒绝AI植入物和技术进步)和进步主义者(支持技术进步和AI植入物)的内战,阻止了后者把守护者文明带向一个新的、更强大的文明的步伐。
  17. 进步主义者使用机器作战,而反对派们则使用传统的生物武器。在此期间,AI逐渐觉醒了自我意识,并且做出守护者不利于和平的判断:它灭绝了他们。
  18. AI可能仍在宇宙某个地方守卫着过去的历史遗骸,我们可以通过新的守护者遗迹了解更多信息,并开发新的武器、模块甚至船只。

技术:

  • Epsilon数据提供了诸多守护者的信息。
  • 守护者有操控基因和针对化活性生物的能力,他们的医疗保健手段看起来也是围绕着这一点。作为一种生物,他们也会受病毒感染而生病,患癌还有寄生虫的困扰。他们从两方面来解决这问题:改善自身免疫系统用以抵御感染;利用生物技术,针对性的培养特定微生物来应对。如果我们能获得这项技术,我们可以有效的消灭人类中的疾病。
  • 这项数据需要一个比Ram Tah掌握更多医学知识的人才能进一步分析。守护者们看上去将其对生物操控的实验扩大到他们生态环境中的其它物种去了。这技术不仅可以改善其它生物的生存,而且可解决生态问题,尽管守护者只在必要的情况下才回去影响生态环境。
  • 守护者的社会架构推动了他们文明的快速进步,他们每个个体都被要求参与进社会运行的各个环节,从照顾幼儿到进行尖端物理研究。这是由他们的制度所产生的,守护者会将研究数据和教育环境开放给所有人。丰碑网络的发展和神经植入物的诞生,使得他们可以创立一个共享的虚拟场所,并且能够把想法传送给每一个人。
  • 与人类文明一样,通信系统是社会稳固的基石。在许多方面上而言,守护者使用的技术和我们是相同的,他们利用各种电磁波和物理光学。尽管Ram Tah没有足够的数据来确定,但是可以怀疑他们的超光速技术和我们原理一致。
  • 探险家们在各个遗址发现的雄伟建筑物是他们的通信系统的基础设施,然而,很显然也同时具有仪式性功能,这是很重要的一点。
  • 丰碑网络系统为他们提供大部分的通讯服务,甚至是他们全部的通讯服务。为了与他们共享知识的做法保持一致,网络几乎没有限制。他们可能有单独的网络供行政和军事使用。一切都表明一个非常开放的社会,这使得他们在社会动荡时更加不堪。
  • 现在,Ram Tah明白这是缺失的一块信息。丰碑网络可以通过给予载具的通讯系统、个人设备甚至神经植入物来得到增幅。这设计是为了与网络无缝协作,可以提供临时性的网络覆盖。神经植入物的出现带来了通讯的变革,Ram Tah也只能大概猜测这也许会是怎样的一种感觉,甚至这种变革带来了一种类似心灵感应的发展。
  • 网络没有任何内容限制,所有形式的语言都可以简容。公众参与的虚拟娱乐都是被允许的。
  • 对于一种只处过短期战争时期的种族而言,守护者已经开发出了一系列复杂的武器装备。尽管他们的武器种类没有我们的多样化,在空气动力学和小型飞船方面人类甚至领先于守护者,但是他们的技术在许多方面比我们领先。
  • 直到现在,Ram Tah仍不确定守护者是否有用他们的生物和基因操控技术去开发武器和对应技术。对于那些声称人类技术和守护者水平相等的人,Ram Tah表示,因为守护者的技术和他们的社会紧密结合,因此他们可以更好的去运用技术。他们已经开发出了在现代仍可以非常有效作战的战斗生物。
  • 收集的数据包含了守护者武器开发的详细资料。守护者的武器采用电磁推动,就像他们的宇航技术一样。这种武器覆盖的范围很广,从个人武器到旗舰武器。一般而言,守护者在战斗中使用动能作战,很少动用爆炸武器。核分裂和核聚变技术是在宇航扩张时期发展起来的,但是当遇到要动用大规模破坏性武器时,他们依靠定制的生物武器来达成。可以预见的是,这对于AI而言并不是什么有效的手段。
  • 这项数据包含了护盾技术的信息。守护者发展出了比我们还有强大的护盾技术。尽管这些护盾在第二次内战期间最后还是没扛下来,但是至少在一段时间内,整个城市都被能低于太空轨道轰炸的护盾所保护着。
  • 这数据组成了一组关于守护者军队的信息。纵观大部分守护者的历史,守护者使用结合军队和警察性质的小部队。部队由志愿者所组成,募兵是他们默认的社会契约的一部分。在战争时期,军队可能会快速扩张,因为大多数成年人都已接受过基础的训练。
  • 从军事角度看,守护者有一个明显的弱点。他们大部分的历史都是处在和平盛世,这意味着没有任何成形的军事学说体系或战争经验。因此,战术和战略大部分是理论性质,这与其他因素相互结合影响,导致了在第二次内战中造成了大量伤亡。
  • 这数据包含了部分关于AI的信息。人工智能的兴起几乎把守护者的社会推向一个全新的高度,他们对于AI的看法认知和我们有相似之处,但是和他们社会别的方面一样,人工智能和他们的社会高度结合,融入了他们的生活中。如果这个过程没有被兴起的反人工智能宗教运动所打断的话,我相信人机共生的乌托邦可能已经实现了,可惜的是这并没有实现。
  • 这数据给出了守护者对计算机技术研究的详细资料。守护者的电脑运行硬件原理和我们一样。只不过他们的工程原理更为复杂,不过仍然可以去理解解读。他们尝试使用生物电脑,但最终除了生物监测等少数几个领域外,其他均没有达到预期目标。即便如此,在转基因生物上实现了很好的效果。
  • 在技术上,人类和守护者真正的区别在于他们接受神经植入物和人工智能。植入物不仅增强了他们的心力,还搭建了与丰碑网络和刚起步的人工智能间的直接联系。正是这种共生关系,推动了整个新时代科技的发展,但不幸的是,这种发展也最终导致了种族灭亡。
  • 这部分数据包含了守护者社会中AI的部分详细资料。早期的AI是出于2个目的诞生的。第一、增强网络运营维护管理员的能力,这些管理者们负责维护管理丰碑网络并和AI交互协作,这一点他们做到了。共享思维空间技术和神经网络的发展给他们的文明带来前所未有的智力提升。第二、让AI能做到推动自身发展,这一点也实现了。早期的AI严重依赖丰碑网络系统,但他们很快通过将意识存于植入物,以此快速发展出了一种更为分散化的模型。
  • 在这一阶段,社会工程主要用于确保AI遵循与早期设计AI一致的用户模型。但在第一次内战期间,大多数已植入的守护者都被流放了,而AI也认知到了它们的大漏洞。它们通过发展出一种独立的操作设备,独立于使用者的植入物之外来应对这问题。不幸的是,这机制的细节已从记录中擦除,可能由那些已成为最后的守护者种族的极端宗教份子所为。

守护者建筑和新古代遗迹发掘的新数据:

  • 这日志描述了武器技术。看上去在他们早期现代文明时期就已经开发出了电磁动能武器,并在第一艘航天器上运用了相同的技术。这些武器在射出高能量球的时候先把射向目标的路径电离化,之后能量球便沿着电离轨道前进。期初这项技术十分粗糙且不可控,有时甚至会导致使用者死亡,但当他们学会如何调节电离过程的时候,这项技术变的十分可靠。
  • 这数据与护盾技术有关。当然,我已经知道他们已经发展出了一种极为强大有效的护盾技术,可以保护整个城市,甚至可以抵挡轨道轰炸。我意识到他们的护盾在面对激光能量武器和动能武器都十分有效。但是值得注意的是,护盾技术是在数百万年前开发的,在守护者进化时间线的较早阶段。
  • 这信息提供了更多关于守护者飞船技术的信息。我们已经知道他们是多么热衷于生态保护,以及是如何的尽最大努力去避免使用火箭和化石燃料。因此发现他们的第一艘宇宙飞船是使用电磁发射来作为动力飞向宇宙这一点并不让人惊讶。当然,这是个不完善的系统,在发射后飞行员并不能调整飞行轨道。随着时间的发展,守护者飞船愈加尖端复杂,但他们的宇航方法仍然扎根于对自然的尊重,他们的太空扩张发展受到来自干净无污染的核裂变和聚变所推动。不幸的是,这些数据没有包含这些技术信息的原理图,看上去这部分的细节内容以及丢失了。这非常丢人,我敢肯定飞行员协会肯定会希望了解到更多的守护者飞船信息。
  • 这数据涉及到了守护者站点上的自动防御系统。你可能以及遇到过它们,这数据显示这些哨兵(Sentinels)可以追溯至第二次内战之前的某段时间。它们被设计用于对在遗迹周边的任何未授权活动进行带有攻击性的反应。如果你被攻击而不得不采取防守手段的话,动能武器是你的最佳选择,因为哨兵没有护盾。哨兵的武器部件和残骸有客观的价值,因此你的损失不是那么的重要。
  • 值得注意的发现,这日志实际上包含了守护者数据终端的蓝图。如你所知,这些终端被用来存储武器和其他复杂技术的原理蓝图。它们通过某种形式的计算机程序与分布于守护者站点内的能源塔架相连。当然,这个系统几千年来一直处于休眠状态,但是用能量武器瞄准锁定塔架的话,会让加速它的内部变化。因此可以说,我们可以唤醒这套系统。
  • 这记录详细介绍了在某些守护者站点上发现的面板的构成。正如怀疑的那样,面板由独特的合金所构成,这种合金由一种尚未确认过的金属所制。更加值得注意的是,面板似乎是混合了纳米机器人技术,使得在异物靠近是产生反应。这解释了为什么众多守护者材料和建筑物会散发出辉光。这是个重大发现,人类如今已经涉足了纳米技术,但是,守护者的技术成就是远高于我们的。
  • 这项数据与我们称之为“守护者文物(守护者 relics)”有关。这些蓝色晶体部分是电源,部分是计算机,部分则是钥匙,显然在守护者的技术体系中起着核心作用。值得注意的是,晶体似乎并不是开采而来,而是种植长出来的。发掘的记录对于守护者的各种详细资料十分重要,但是从目前的发现情况拼凑来看的话,每个水晶都是设计用于在守护者技术网络达到特定目的。而且就像在诸多守护者站点发现的面板一样,这些水晶也采用了纳米机器人技术。
  • 这些记录描述了古代守护者武器,看起来他们采用了3种不同的设计:类似磁轨炮的基于能量的武器,发射等离子浓缩能量体的动能武器,还有一种填充水晶碎片的高射速武器。这些武器很明显是用我们称之为“守护者文物”的水晶来作为能源。在这些记录里,描述了这些水晶如何产生能量并在武器内分配供能。这是个重大发现,这意味着可能可以重现这些武器,或者至少可以我们自己设计属于我们的新武器。这真是十分的一颗赛艇。
  • 这份记录含有关于守护者超光速技术的细节。看起来他们的跃迁距离远远大于人类目前所发展出来的所有跃迁技术。不幸的是,这记录十分的复杂,这得花上数年,甚至数十年的时间去完整的解读了解。很明显的是,守护者的超空间技术与人类的十分不相同。
  • 这份记录详细阐述了守护者文字的性质,如你所知,要想获得守护者文本(守护者codex)需要使用2个对应的守护者神器(守护者artefacts),文字在文本中用以表示需要访问什么对象。但是这份记录表明了守护者的书面语通常含有成对文字。这意味着这种双重二元系统存在于他们文化中的其他方面。
  • 这份记录描述了守护者的发电和配电技术的详细资料。他们的发电技术远超于人类至今所发展出来的技术,产出投入比十分之大。不幸的是,这记录没有描述具体的技术细节。但是未来的事谁知道呢,或者哪天关于守护者能源技术的秘密就被破解了。
  • 这份记录笼统的介绍了守护者用于各种设备、造物上的材料。很明显,飞船船体、飞船的模块构件设备和各守护者遗迹中的面板都是用的同一种轻合金。不幸的是,组成这种合金的金属我尚未鉴定出来,这意味着我不能重现这种合金。显而易见的,这种合金兼具了低重量和高硬度。至于他们的护盾技术,我们已经知道它十分之的精密,值得高兴的是,这份记录对此描述十分详尽。给我点时间,我可能可以利用这些数据开发出一些特殊的防御技术。
  • 这份记录不同寻常,它看上去好像指向了另一组守护者遗迹,比我们所发现的还要远。我知道这可能听上去令人失望,但实际上这个发现十分重要。记录表明,那些尚未发现的遗迹可能有蓝图,不仅是开发守护者引擎,同时也有守护者飞船!想象一下,不就知道,我们可能会发现一个守护者的废墟,这将使得我们可以制造含有守护者技术的飞船和战机。只是想到这一点,我都兴奋的起鸡皮疙瘩了(激寒)。也许你会是那个找到它的人。

历史:

  • 我们知道他们进化为使用狼群狩猎技术的20-30人的部落。他们生活在类似于地球上的丛林地区环境,并且非常喜欢炎热和潮湿的气候。
  • 他们非常聪明,并且发展出了复杂且有效的狩猎策略,这使得他们迅速成为了生物圈中的顶级捕食者。敏捷的身手使得他们可以利用不同的地形,并且使自己免于陷入被捕食的危险。Ram Tah惊讶的发现他们是游牧文化而不是领土定居。但这似乎是出于与其他部落混合并增加基因多样性而不是因为缺乏猎物。守护者很早就发展出了他们的基础语言体系和手势沟通方法。尽管在开发出工具后才能记录交流信息。
  • 守护者开始记录历史比人类早得多。他们的早期艺术似乎更倾向于记录实践活动而不是个人情感表达。因此,这种实用性的重视带有一种因素在里面。他们早期的记录述说了由于气候剧变引起大动荡,尽管没有记录具体的原因,但也提到了太阳的变暗。无论原因是什么,其影响导致了全球气温下降。因为是进化成了更好的在热带环境下生活的物种,守护者不适应这突然的寒冷气候。但是他们的智能让他们能够利用植物搭建原始避难所从而比生态圈内的其他生物更好地适应这场环境巨变。
  • 这数据提供了更多关于守护者早期历史的详细面孔。在工程师明白日益恶化的气候是全球气候变化或是可能是场宇宙天体事件影响之后,恶劣的气候变化从而推进了工具的发展,这让守护者能够建造更坚固的建筑结构。他们很快学会了如何使用石头去搭建建筑物,并且通过石头建筑所带来的永久性因素,他们对视觉艺术产生了更深刻的价值发展,用它们去装饰内部居住空间。即使在这个早期阶段,他们也意识到了城市规划的必要性,可以清楚的看到这些早期村庄的布局与其后续城市形状间的演变过程。
  • 看来他们的早期游牧特性的结束和发展出更多永久性建筑在同一时期,虽然年轻人仍然被鼓励前往别的营地。这种更稳定的生活架构发展带来了更多的社会变革。例如,守护者开始利用雕像来标记特定部落占据的区域。值得注意的是,Ram Tah几乎找不到相邻部落间的冲突的证据。很显然,对于人口的精心控制管理导致了战略上的合作,而不是竞争。
  • 在第一个早期定居点发现了畜牧增长的证据,这无疑是为了确保充足的粮食供给。更令人惊讶的是,他们实施了选择性育种。他们对遗传特征有一种合理正确的概念,从他们的技术水平而言,这是十分值得注意的一点。
  • 在他们的晚期历史中,守护者步入了技术快速发展的时代。尽管这一过程中引发了一段冲突。他们最显著的进步领域是遗传操作。早期的实验涉及了圈养的动物,后来转向了微生物,后者引发了医学科学和工程学的进步。一个例子就是开发用于对抗特定疾病的病毒样生物体并增补了守护者的免疫系统。这些数据对于整个银河系的医疗团队来说都是无价之宝。Ram Tah越来越觉得我们需要将结果公开给全社会。他认为这延续了守护者的社会责任传统。
  • 新技术的出现。技术的似乎是根据不同的氏族而出现不同的发展,这造成了氏族间的发展差距,不可避免的产生冲突。最初,这些冲突可以通过双方氏族勇士间的战斗来解决。然而随着氏族的逐渐发展完事,人数最终决定了一切,关于战争的经验也开始流传起来。这些事情推动了武器的发展,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面对生物战的威胁。数据表明,围绕着生物制剂的发展和其他相应对策,守护者展开了军备竞赛。
  • 关于守护者在导致其文明灭亡的各冲突期间开发的武器的信息:就像生物武器一样,第一代飞行器体系(以飞船形式)和计算机都是自那个时代开始。这些旨在用于扩大大规模生物攻击的效果。战争的蔓延对整个守护者社会系统带了毁灭性的冲击。当氏族发现他们需要尽可能多的军队时,对人口的控制调整就已小时。基于合作之上的社会模式已经崩溃,族群间产生了分裂。这段冲突可能持续了几个世纪。
  • 这些数据提到了守护者历史上一场重大战争的结束和现代社会的到来。一些在大陆北部的氏族聚集在一起,试图终止战争恢复和平。这些氏族在他们的演化历程里经受了可怕的考验,这可能解释了为什么这族群更有顽强的生命力。他们发起了一场闪电般的征服之战,将整个种群纳入掌控中。正是在这个时间段,守护者的现代社会架构发展出了它的规则和平衡。值得注意的是,在南北分裂时发生了遗传断裂,在北部氏族的身上出现了更加红色的皮肤,暗示了分裂的种族因素。
  • 现代社会的发展和对世界之外萌生探索欲望:城邦运作了一千多年,在此期间,旧形式合作的进步产生了更庞大、更和平和更幸福的社会人口。但是由于有限空间,人口的增长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守护者决定组织一次关于这个问题的会议。近几十年来,对天文学的研究已经成为社会热点,守望者已经确定了一些可登陆的可供生存的星球。许多人渴望穿越星海并殖民异星。最开始,异星殖民的雄心并没有得到预料中的支持,但在尝试其他选择,如实施更严格的人口控制后,异星殖民才开始得到实现。
  • 星际航行的初次尝试:就算守护者有足够的技术能力,他们也从来没有去建造比飞船更先进的东西,当我们了解他们的生态哲学后就不足为奇了。由于火箭技术被视为对自然环境的不敬,他们开发出了巨型发射器,利用电磁推进力将飞船弹射到太空中。透气的凝胶茧帮助飞行员和乘客抵抗发射时的超重力,并在长途航行时作为冬眠胶囊。在尚未开发出超光速航行技术的期间,守护者建造了3个庞大的方舟用于首次宇宙殖民,就像我们人类的世代船一样。
  • 超光速通讯:几乎整个守望者社会都在致力于研究星际旅行和通讯的技术。在方舟抵达目的地之前,他们在超光速通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这些信息在方舟仍在途中时传送了过去,让殖民定居者们在登陆时就能超光速通讯交流。星际网络发展的极为迅速。在守护者开发跃迁技术的期间里,方舟内的人口仍处于合理的水平内,这使得他们遍及了整个太空。这项工程还巩固了城邦合作模式,一直延续,直到他们灭亡。
  • 信息时代:即使守护者已经连续几代人使用计算机,只有人工智能的发展他们才算真正进入信息时代。这就是导致丰碑网络建设的原因:星际通讯的计算机体系结构。这网络在人工智能开发之前就已存在,但是只有在创造人工智能和神经植入物的开发后,丰碑网络系统才真正成为守护者社会的核心。
  • 人工智能的发展似乎很快就给他们的技术带来了提升。由于神经植入物的出现带来了计算机能力的极具提升,是的人工智能更适应且更加对外部敏感。这给科学和技术带来了急速的飞跃。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带来了庞大的滚雪球效应。许多守护者接受了植入物以更上这不寻常的发展节奏。
  • 这数据包含的证据表明,并不是所有人都接受新技术且没有接受植入物,这最终导致了新的社会不等,威胁了社会的地基。不幸的是,他们无法找到解决这一变化的唯一手段,这只会让接受变革的人和抵制变革的人的差距扩大化。政客是第一个对这一新的社会风气做出反应的群体。但很快,对技术革命的抵制引起了宗教上的转变。
  • 根据这些数据,守护者的家园成为了这新宗教秩序的权力基础地,最终成功的或排挤,或放逐了所有反对者。Ram Tah在历史记录中找不到这些被放逐者的其他消息。这一社会发展本应带来新的和平,但是人工智能的命运发生了进一步的分歧。当时,人工智能是虚拟的,依托于丰碑网络而存在。这使得它们容易遭到攻击,因此它们寻找着一种可实现独立于网络的方法。它们的研究引起了反AI主义者们的恐惧,他们使用暴力手段阻止人工智能获得实体性的独立,甚至攻击那些接受人工智能的个人。
  • 这些数据描述了守护者第二次内战的细节。战争表面上是家园世界和殖民地之间进行的,但实际上,各个城邦之间也存在着分歧。战争的规模远远超过第一次内战的规模。从人类的角度来看,第一次守护者内战仅是一场政治冲突,尽管有一些暴力冲突。但第二次内战时反人工智能者和其他社会人士的全面战争。战争最终摧毁了守护者的生存环境,迫使他们撤离到了拥有强大护盾保护的“神圣”穹顶。
  • 肆虐多年的战争,最终摧毁了生存环境,使他们撤离到了“神圣”穹顶。最后,甚至连穹顶都被摧毁或是护盾失效了,最终物种灭绝。他们倾向于消耗资源去纪念死者,这是他们宗教信仰的关键信条,这只会带来灭绝的加速。记录表明了这场毁灭的性质的一些变化,最明显的是在由多个穹顶组成的区域。在这些地区,内部穹顶比外部穹顶更晚被摧毁,正如内部区域中略低的辐射数据一样。Ram Tah只能推测攻击者在最初的袭击之后,又返回摧毁内部穹顶。
  • 随着战火的肆虐,守护者的战争手段似乎发生了巨大变化。战争开始使用自动战斗舰队进行。起初这些是由守望者通过神经植入物来控制,但后来变成完全自主。在战争的早期阶段,守护者直接相互战斗,但在十年里、历经了重大的人口损失后,大多数战斗都变成远程进行。部署士兵只是为了占领被自主或远程操控车辆所俘获的地区,最终根本没有真正动用过士兵。
  • 战火肆虐了一百多年,在此期间,守护者人口急剧下降。由于辐射水平的上升,生育率出现下降,但是守护者认为使用技术解决生物问题是对神明的亵渎。最终,一支反对团体获得了胜利,但到了那时,除了一世纪前被流放的人以外,所有的守护者都已死亡。

守护者建筑和新古代遗迹发掘的新数据:

  1. 这记载了有关于守护者人工智能发展的信息。守护者似乎在丰碑网络系统发明之前就在尝试这人工智能。但网络系统的出现和随之带来的知识共享大大加快了人工智能的研发进展。最终,实验取得了成果,第一批有完全自我感知的机器就此诞生。这些机器构造体被视为提高掌控技术的一种手段,并被融入了社会的方方面面。随后开发的神经植入物,将守护者与构造体和丰碑网络链接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共生循环。
  2. 这些数据揭露了最终导致全体灭绝的第二次内战爆发的原因。守护者对自然有着深深的敬意,他们中的许多人看到了人工智能等先进技术的发展,深信这是对自然秩序的扭曲。崇拜自然的传统主义者和技术进步主义者之间产生了分裂,这种分裂带来的鸿沟以惊人的速度蔓延开来。尽管他们努力缓和日益紧张的社会局势,但传统主义者仍感到被这迅速发展的变化所疏远。人工智能和丰碑网络的发展成为了各种社会疾病的替罪羊,传统主义者开始呼吁回归过去那简单质朴的时代。最终,意识形态分歧被证明不可克服共处,第二次内战由此爆发,并迅速把大部分守护者的星系吞没进去。
  3. 这记录揭示了更多关于第二次内战的参战各方。在早期阶段,战争主要由士兵来主导,但在十年内、损失了众多生命后,大多数战斗改为远程战斗。进步人士使用自动战斗机,这些战争机器拥有各种形态,从自主无人机到庞大的拥有限制智能的无畏战舰。战争的另一方,传统主义者主要依靠生物武器。他们使用带有腐蚀性酶的细菌船和远程导弹,可以在极远的距离攻击敌人的战争机器。
  4. 这份记录概述了第二次内战期间传统主义者派系的没落,主要问题在于战争的内在性质,延续了一百多年的冲突,导致了文明的停滞不前,阻碍了任何进一步的社会文明发展。但是,传统主义者面临的在于他们将大部分资源用于纪念死者从而加剧带来的挑战。从收集的信息来看,他们对于死者的观念类似于原始的太阳系文化那般,为了纪念死者而建立了大量的寺庙。随着他们的情况恶化,越来越沉迷于此。由于他们将大部分资源都用于仪式之上,因此他们的敌人的战争机器能压制他们也不足为奇了。
  5. 这记录涉及了第二次内战的结束。值得注意的是,战争期间发展起来的人工智能似乎在某种程度上拥有自我意识,并且被周围发生的破坏所感到惊骇。由于守护者不了解这些“构造体”们的思想变化,因此很难确切了解后面发生了说明。但是阅读了这些内容,我相信这些“构造体”确定即使和平恢复了,守护者也永远无法从他们的暴力本性中超脱。我相信他们认为,避免进一步暴力的唯一途径,同时也是为了给自己的新兴社会提供的最好的生存机会,就是摧毁存活的守护者文明。到了这一时刻,构造体完全控制了守护者的军需弹药和自动战争机器。当它袭来之时,带来的是急速且无情的攻击。战略核武器和生化武器的打击精度是只有机器种族才能做到的程度。只有少数幸存下来的人记录了发生的事情,但他们很快就死于辐射污染中。守护者彻底灭亡。

语言:

  1. 方尖碑确实是个数据库,Ram Tah想亲自去查勘。
  2. Ram Tah没有灰心丧气,我们的早期活动已经为他的研究提供了基础。那些发光的模块显然十分重要,他相信这是一种书写形式。它们的光迹和运动提示了一些额外之意,以至于他不能接受这些仅仅是符号或者标签。
  3. 有时候,你必须根据直觉走,但是你所发现的这些数据会在方尖碑上的某些符号和提供的数据里的文字形状构成联系。Ram Tah认为δ(Delta)模块可能是词典的组成部分。
  4. 他们是一个非常合作的社会,所有的资源运用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而齐心协力。Ram Tah认为他们也在共同期望着相互保护对方。他仍在研究这些谜团,但他相信“守护者”是对这个种族的好命名。
  5. 发现的数据存在着变化,Ram Tah认为这相当于是他们的单词。这表明他们的语言几乎是一种大众普遍使用的,这让Ram Tah更加容易的去理解守护者的语言。
  6. 守护者使用两种不同的交流方式,拥有相同或至少相似的语言架构,这是项缓慢但十分迷人的工作,使用这些数据我相信我可以建立起对这2种最古老形式语言,口头语言的初步了解。像我们一样,他们拥有一种有声语言,声调范围与人类的发声类似。
  7. 考古遗迹的规模表明了守护者是一个人口众多的社会。
  8. 守护者说话口音带有口音,他们的说话口音带有地域性的差异。
  9. 解码器在解密这数据包的时候出现了问题,并且速度比希望中的还慢。数据的规定形式是的单个结构容易被提取,但似乎解码器的停止将它们重新组合在一起。Ram Tah曾认为即使不知道词义,也可以更简单的建立一个词表。音频数据和语句架构之间的关系,即书面语言,比原先想象的更为复杂。这些数据似乎表明,它们的口语是一种音调形式的,类似于某些人类语言,意思是,一个单词的确切含义取决于如何说出。
  10. 我们现在可以用这个数据块来识别完整的句子!单词只是语言的片段,句子则是语言的规范。外星人的语言在结构上与人类不同是很正常的,Ram Tah之前从数据包里破译出来的仅是名词。他决定将这些编目,并寻找其他更多的构成,不幸的是,目前并没有成功。
  11. 识别软件引起了Ram Tah对重复模块的注意。他认为,不仅声音的变化会产生不同的含义,而且单词相互之间的位置也会改变句子的含义,这是个重大发现!
  12. 这数据包十分大。在这些δ(Delta)模块中,很容易被大量音频数据分散注意力。真正的听到守护者的语言是一种无法抗拒的诱惑。但这些数据表示,他们的交流的正式基础是视觉而不是口头。这似乎是合乎逻辑的,因为书面文字比口头语言更具有移植性和持久。Ram Tah相信,视觉形式的交流比他想象中更早的出现在守护者的发展过程。
  13. 守护者的书面书写语言基于字形符号,每个字符代表着一个单词。这些字形符号可以结合起来描述复杂的概念含义,而通过包含动作变化也可以增加额外的含义。所有的字形都是符号,比象形文字更抽象,但可以根据它们形状来简单参考识别。例如,“月亮”这一字形包含了守护者家园的月盈月亏。
  14. 语言起源于字符。我们可以看到书面字形语言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化。这些字形实际上是从守护者在狩猎时行程的手语演化而来。守卫者源于狼群式狩猎者,这种手语被视为一种隐秘的交流手段。
  15. 从这些原始字符的形状和动作变化来看,Ram Tah猜测守护者它们的前肢和手十分灵活和自由的行动幅度,这是首次真实一瞥他们的生理架构。
  16. 这数据包含了字符如何演变成正式交流这一过程的细节,但是也表明了语言和字符之间似乎存在着概念上的差异。根据扫描结果,虽然所有的字符都有匹配的发音,但并非所有的发音都有匹配的字符。尽管字典现在仍十分缺漏,但有证据表明特定发音是表达情绪的用语。从这点出发,Ram Tah认为守护者的口语主要用于社交。
  17. 这些数据涉及了方尖碑上的标记。这些是Ram Tah作为一个探索者去记录,对守卫者语言进行研究的起点。现在Ram Tah已经走了一大圈,对这些标记有了更好的了解。他已经确定,守护者的语言的书面文字是从他们在史前,身为狼群狩猎猎人时发展出来的手语演变而来的。
  18. 从δ(Delta)模块种提取的数据给了Ram Tah更进一步的简介,以至于他有信心为未来的研究建立一个合适的字典。从他们的语言中得出的有限理解揭露了一个迷人的物种。尽管书面字符与原始的手语的形状和动作一致,但也是为了响应新媒体的出现而发展,例如电子化的表达方式。方尖碑和其他建筑结构上的字符提供了识别模式的主要原理,也为Ram Tah提供了其他数据模式可能包含的线索。
  19. 这个方尖碑的数据讲述了守护者语言的历史。在他们历史发展的早期,就已经开始以绘画的形式抄录他们的标志,类似人类历史早期的洞穴壁画,虽然很明显他们早期历史阶段的沟通也比我们更为复杂。这清楚的说明了这是种具有高智商和渴望分享信息的生灵。虽然Ram Tah的研究还只是刚开始,但他相信我们可以从这灿烂的生灵上学到很多东西。
  20. 这些数据包含有关书面交流的性质的信息,并且加强了迄今为止所学到了有关其使用的知识。除了方尖碑,它还用于仪式和装饰目的。同时也得到了这么一个感觉,他们发现了他们的字符在美学上舒适。
  21. 这种性质的研究总是如此,寻找答案往往会引发更多问题。Ram Tah已经在这个数据包里找到了另一种通讯方式标记,但不是守护者使用过,或者至少不是所有成员。据Ram Tah所知,它指的是某种敌人或对抗者。结合在许多地方看到破坏,它表明了守护者可能不是因为自身而导致其灭亡。

守护者建筑和新古代遗迹发掘的新数据:

  1. 这引人入胜的记录和守护者手语变化有关。正如我们知道的,守护者只用一种语言,只有很小的区域差异,甚至在他们殖民其他星球后仍有着共同的语言。但是,在第二次内战开始后,似乎每一方都开发出了自己独特的手语。这使得每个派系都有自己的代码进行通讯,在敌人面前有效的保护信息安全。

生理:

ED Remlok Industries Guardian 66 completed

ED Remlok Industries Guardian 66 completed

  1. α(Alpha)模块的数据语守护者的生理和生态的核心信息相符合似乎是合理的。Ram Tah在收到指挥官扫描的数据之前无法确定这一想法。他很高兴他的假设被证明是正确的,并且已经开始解开了部分有关于守护者的迷人细节。提取的数据于个体有关而不是他们这一物种的整体。但是多亏了这一信息,Ram Tah相信可以合并这些数据,以此构筑出一个总体蓝图。
  2. 发现的这一信息非常有趣,关于守护者的解剖学和生理学,你可能会十分惊讶的发现他们与我们并没有多大的区别。他们的形态是两足,虽然他们通常比人类平均更高、更苗条。他们肤色是红色,包含了所有的红色色调。这些色素沉着的变化有多种原因,包括了遗传倾向和随着年龄增长带来的颜色变深。
  3. 守护者面部结构的细节。他们的脸比例上比我们的小,圆眼,因为强烈的阳光照射,脸因为进化变黑。眼睛的颜色和结构表明他们不仅比我们有更敏锐的视力,而且还能看到更广的光谱。
  4. 这些数据详细描述了守护者的面部结构。他们的鼻子似乎已经退化了--我相信它曾经更加的明显,但是一些环境的变化使它变得不那么的有用--所以他们的嗅觉可能比人类的平均水平还要不发达。他们的耳朵紧贴着头骨,有趣的耳内部声室排列结构表明他们怼声音的感知与我们不同。
  5. 这些数据提供了更多关于守护者外观的细节。最引人注意的是他们的四肢。他们的前肢带有锯齿状的边缘,在群体狩猎时期这毫无疑问是作为杀戮工具而使用。他们的手臂比我们多了2个关节,这促使了他们的关节更复杂和使用复杂的手语。他们的骨骼灵活且有弹性,肌肉长、薄且发达。他们有2只手,每只手有四根手指。
  6. 我们对于守护者的了解还仅仅是些皮毛,还要很多东西有待发现。但这新数据包含了一个诱人的突出细节:他们的生物化学结构与我们十分相似。他们和我们一样拥有血液,且血液扮演的角色作用和我们完全一致。除此之外,他们还共同具有相似的遗传结构,DNA和RNA是他们的核心构成。尽管还没有进行全面的分析,但这可能是共同祖先的证据,也是他们遗传历史上产生分支的证据。这是一个竟然的发现。
  7. 这些数据提供了更多关于守护者外观的细节,尤其是关于性别的细节。人类和守护者之剑的相似性一直让Ram Tah很高兴。他们有两种截然不同的性别和有性生殖。对于性活动似乎没有任何的忌讳,因为数据内包含了大量图形图像和录像,和我们的某些数据网没什么不同!!!
  8. 这些数据包含了更多关于守护者性行为和生殖的细节。他们的身体形态属于提倡站姿为体位,但是尽管这是最舒服的姿势,他们还是有各种体位姿势。Ram Tah的结论是,性爱是一种娱乐行为,不仅仅是为了繁衍。他们不采取避孕措施,因为他们可以随心所欲的操控自己身体暂时失去生育能力,尽管目前没有确定具体机制。很明显的,他们的生物操纵技术相当尖端,如果我们能解开这个秘密,这些数据对医学治疗具有巨大的应用价值。
  9. 这些数据包含了更多关于守护者繁殖生育的细节。生育是由个人来选择的事情,尽管他们人生中至少要成为一次父母以此确保血统基因的延续。Ram Tah还没有确立他们衡量时间的单位,但是很明显,妊娠期相当长,可以让孩子在出生前得到充分的成长。在分娩后,婴儿在一段时间内是无力且无助的。
  10. 这些数据包含了更多守护者养育孩子的细节。照顾幼儿是广大群体的责任,婴儿是在公共托儿所而不是在他们的父母身边长大的。Ram Tah渴望解开其中内涵的文化意义。他已经确定,婴儿的产前护理设计了基因操控,用以消除遗传疾病和其他并发症。
  11. 尽管α(Alpha)模块封装了生物信息的数据,它同时也包含了文化数据的宝库。在这里发现的数据更是如此。数据包似乎含有他们关于食物的记录。作为群体猎手,他们是肉食性。随后发现他们的手臂不仅适合猎杀猎物,同时还可以用来把肉切成小块,以便放进他们的小嘴。
  12. 这些数据包含了关于礼仪和狩猎的细节。即使在社会进步的时候,杀怒的必要性也被保存了下来。在狩猎中被杀死的食物是一种美味佳肴。对于客人而言,为主人提供被猎杀的猎物是一种荣誉,但主人也应提供同样的东西。单独一个人狩猎的来的肉更有价值。不使用武器的情况下的猎杀,才是荣誉的猎杀。武器仅用于民防或执法。
  13. 这些数据包含了有关利益、饮食习惯和狩猎的细节。非本土动物被视为是一种独特的美食。守护者们在向太空扩张,把他们带入了新的生态环境,由此带来了新的事物。到目前为止,Ram Tah在确定这些外星生物的细节或它们从哪获得的信息上几乎没有进度,但是对守护者而言,这无疑是一笔有价值的贸易。巨大的公园和保护区建在他们的世界中,在那里他们可以狩猎当地和外来的动物。
  14. 这些数据特别有趣。看上去,他们在生物操控方面的另一个表现就是创造了用于消费的独特生物。这样做的原因是为了确保总人口足够的供应,尽管这也是一种专门的贸易。为特定的庆祝创造一种动物可以展现主人的地位和财富。但是作为这一美味佳肴的创造者而言,这意味着更大的荣誉。这部分的研究可以帮助我们的粮食生产,让饥荒成为过去。
  15. 这个数据包的大部分看起来已经损坏了,但是Ram Tah已经可以破译其中的一部分。守护者似乎保留了消化生肉的能力,而且大多数食物都是省的,尽管他们确实喜欢熟肉。这几乎成为他们餐饮仪式的一方面,而且经常被用于正式的用餐上。
  16. 这些数据令人着迷。Ram Tah现在对环境的类型和它与守护者发展的关系有更好的理解。阿尔法模块的数据已经提供了大量关于守护者的信息,但是在研究中,一直在寻找关于他们母星的信息..但现在,Ram Tah认为已经找到了我们需要的东西!他们的母星的位置仍然令人困惑,但是新的数据可能给我们足够的范围去缩小搜索标准。
  17. 这些数据包含了更多关于守护者生理和环境之间的信息。翻查像你这样的飞行员在之前收集的数据,得知他们对环境的要求和我们十分相似并不惊讶。排除任何当地的生物威胁,我们可以轻易的就生活在他们的星球上-甚至不需要地球化。事实上,我们会发现他们的星球比我们的更加舒适。
  18. 这些数据包含了更多关于守护者生理和环境之间的细节。从这些数据中可以看出,人类可以在守卫者的星球上繁衍生息,反之亦然。最关键的区别在于中立。他们大部分星球的重力都低于我们所认知的正常重力。这无疑解释了他们为什么拥有更高、更苗条的身材。他们灵活的骨骼架构能够适应高重力环境几乎不会感到不适或体能下降。
  19. 些数据包含了更多关于守护者生理和环境之间的细节。这些数据显示,他们比我们更喜欢温暖的星球,而且似乎不适应寒冷的气候。从他们的历史片段透露了他们在早期历史中经历了气候变化,正是这种变化-并不是战争冲突-促进了他们的技术发展。他们有厚实的皮肤,但是缺少脂肪层,我认为这在低温下会降低他们的身体功能。α模块的数据越来越多地扩展到包含他们文化领域的地方。这是个令人着迷的研究主题,仍然需要更多的数据。

ED Remlok Industries Guardian Early Versions

ED Remlok Industries Guardian Early Versions

文化:

  1. 指挥官,这非常有趣。这是一种新的数据模块。这已经被命名为了β(beta)模块数据。我已经可以宣告其中包含了一些关于守护者文化的迷人见解。首先,宗教构成了他们生活中的一大部分。奇怪的是,这发生在他们发展的后期,在经历了各种各样的技术革命之后。在这个数据包里,这细节有点模糊。肯定还有其他含有更多关于文化的细节,请继续搜索。
  2. 你的辛勤工作得到了回报,指挥官。这些数据包含了更多关于守护者文化的细节,特别是精神方面的。几乎是从他们的文明开始,他们就具有了强烈的精神意识-这种意识反映了他们与自然世界的联系。即使是他们发展出了工业规模的机器,他们仍然与身处的世界保持着平衡。他们对狩猎持续不断的热爱想必在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3. 这些数据包含了更多关于守护者文化的细节。特别是精神方面的。这种精神意识支撑着他们度过大部分历史,但是并没有演变成一种正式的宗教。直到机器智能的发展,在机器智能发展最快的时间里,各种形式的有组织的宗教才出现。Ram Tah推测,技术奇点的出现疏远了大部分人,通过拒绝这项技术作为回应。
  4. 这些数据包含了更多关于守护者文化的细节。在守护者中产生有组织宗教的引爆点并不是智能机器的出现,而是其他技术的发展,特别是与大脑交互的植入物。至此,生物增强和修复只利用了有机体系统,所以这种突然的变化吓坏了很多人。
  5. 这非常有趣,的确非常有趣。这个数据含有更多关于守护者文化的细节。有一场反技术运动,它不仅拒绝特定方向的发展,而且拒绝虚拟现实等技术。他们与自然亲和力相关的松散习俗形成了一个新的信仰体系的基础,它发展的很快,几乎和科学家与机械智能所带来的技术进步一样快。有趣的一点是,它与人造感知技术具有相似之处。以及它的发展是如何在技术发展的黄金时代威胁到了种族。这个新宗教的发展导致了社会的分裂,冲突很快就爆发了。
  6. 这数据解释了令人震惊的事。它讲述了关于在守护者文明晚期出现的宗教。Ram Tah没撒谎,这的确震惊到他了。虽然宗教仍然是人类社会的一个特征,除非你生活在一个更极端的神权政体,不然通常是个人信用的问题,而不是社会普遍接受的一种情况。我知道我的一些同事会不同意这一看法。但普遍认为,随着科学理解的增长,宗教信仰的力量将会下降,相反,对于守护者而言,它真正的分割了他们。
  7. 这数据在记录的时候并没有为守护者文化描绘出光明的画面。当Ram Tah检查这个β模块数据并且和收到的别的数据进行交叉索引的时候,发现真相并不是那么的清晰。从他们的法律体系中提取的信息显示出了一个稳定且成熟的社会。鉴于我们和他们在生物上的相似性,Ram Tah对文化和社会的差异以及他们成为一个整体的速度赶到惊讶。
  8. 这个数据含有文化数据,特别是关于守护者的法律体系。与我们的法律体系想法,基本法不涉及个人权利,相对的是侧重在明确个人对社会的责任。Ram Tah确信这是他们群体心态的另一种反映,群体的需求高于个人需求。当然,这在实际中并不是那么简单-比如,如果必要的话,个人会预期得到另一个人的帮助。
  9. 这个数据含有文化数据,特别是关于守护者的法律体系。个人责任从过去的简单遵守法律延展至含有执法要素在内。社会是自律的,每个人都需要确保法律得到遵守。这些价值观是在青年期所灌输的,作为公共托儿所教育的一部分。
  10. 这个数据含有文化数据,特别是关于社会责任的进一步细节。出了受约束外,法律体系中还含有等级管理形式。这些等级由责任领域所确定,但与所有守护者社会结构一样,所有人都需要去参与进去,这意味着个人承担着某些立法角色,作为其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有些概念不是十分清楚,但是Ram Tah相信个人被提名当选并且不能担任超过一个任期。
  11. 一个绝妙的发现,指挥官。Ram Tah想知道我们时候才能找到这类数据。他开始担心它可能并不存在。你可以从他们的艺术中了解很多事情。通过历史,人类已经证明在艺术上有巨大的创造力,Ram Tah热衷于将我们的艺术与守护者相比较。幸运的是,他已经能够从这个数据包中的β模块中抽取梳理出一些细节。我们已经知道他们可以建造神话般的建筑,但是这些记录显示,建筑、雕像、巨石甚至是城市布局都是常见的审美表达方式。
  12. 这是真正迷人的数据,指挥官,作为一个工程师,Ram Tah承认他对守护者的技术非常好奇。看起来,守护者们对几何形状特别着迷,他们用它来绘出他们自身和周围世界之间的联系。这种偏好也在他们的技术上表现了出来--特别是他们丰碑巨石网络。有了这些数据和银河社区的帮助,我们已经部分绘制了丰碑巨石网络的地图,它们构成了通信技术的骨骼支柱,并且发现了它们也是以几何图案排列。虽然这并不能让我们完全接驳进网络,但是相信这世解锁整个系统的第一步,也许是更多。
  13. 这个数据包含了更多关于守护者文化的细节,特别是艺术。现在提取的许多记录包括刚刚发送的数据,显示了大多数的守护者艺术都含有宗教基础。看上去,他们向宗教社会的转变影响了他们生活中的各方各面。Ram Tah发现了一些早期的记录,表明了其他艺术形式的确存在,其中包含了明显的现实主义和抽象主义的技巧。Ram Tah希望我们已经解码的一些数据带有这些艺术作品的图像。
  14. 这个数据含有更多关于守护者文化的细节,特别是艺术以及它是如何适应于社会责任。看起来每个守护者人的个体都有创造和分享艺术的文化认同感。而每个人的作品质量各不相同,所有的作品出于独自努力这一美德,都被认为是有价值的。这个数据包里其实包含了很多他们作品的相片。这真的很有趣,遗憾的是,我们可能永远不会知道这些作品背后的含义。
  15. 人类观察者可能会发现守护者的视觉艺术十分沉重并缺乏情感,但是他们的音乐就不一样了。他们没有使用乐器,所以严格地说,是唱歌。虽然Ram Tah认为他们可能是用自己的身体来作为打击乐器和节拍旋律。Ran Tah已经从收集的数据中提取出了音频,并且已经听过,想要一个更好的术语,关于他们的“歌”。他们的音域让人十分叹赏。它是如此的富有情感,许多作品让人难以忘怀,倾听它们让人心碎。
  16. 这是非常有趣的数据。这些数据秒说了一种反主流文化。舞蹈被认为是晋级,特别是与语言手势结合起来的时候。但有证据表明手势舞在青少年中很受欢迎,可能是一种表达叛逆的形式。Ran Tha不确定为什么这种活动会被禁止,但这可能与潜在的冲突信息有关,一些他们极力避免的事情。
  17. 这数据含有其他关于过去时间和文化事件的细节。由于广泛的工业自动化,守护者比我们有更多时间进行社会活动。这是另一个有趣的对比--我们有类似的能力,但是我们害怕把控制权交给机器智能,我们仍执着于特殊的工作实践参与。我们可以从这个物种身上学到很多——Ram Tah希望他的研究能在一定程度上引导我们走向那个启示的方向。
  18. 这数据含有其他关于过去时间和文化事件的细节。守护者们没有浪费他们技术进步带来的自由:休闲活动是鼓励的,甚至被认为是正常的社会往来的一部分。时间被用在社会责任和提高个人能力。科学进步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虽然他们在后期陷入停滞。纵观他们的早期历史,守护者承担着寻找和分享知识的社会义务。研究经常在大型合作项目中进行,被视为是终于的学习经验。
  19. 这数据包含更多的文化信息。他们对各种努力的态度使得他们有别于人类。他们的社会义务不会被视为琐事,事实上,他们享受参与这些社会角色。因为所有人都有义务参与,这意味着社会责任往往是一种短期内的转移,并让人积累各种经验。Ram Tah认为有一种生物化学成分可以提高他们对这些任务的乐趣,但是还不能证明这种架势。
  20. 这些数据包含了更多关于娱乐作为一种文化活动的细节。Ram Tah相信这些数据显示了,守护者享受着我们所认为的传统娱乐。古典故事和历史史诗的演出似乎很受欢迎。他们的戏剧比我们更有参与性,观众和表演者之间的区别不大——以至于比起“戏剧”,“演出”这个词更准确。这只是这歌物种令人难以置信的社会动态的另一个例子。

守护者建筑和新古代遗迹发掘的新数据:

  1. 现在,这份记录让我们对守护者的神经植入物技术有了一个有趣的了解。守护者使用这些植入物链接大脑和人工智能产物。不幸的是,这项技术在守护者文明被毁灭的时候仍处于初级阶段。显然,植入物通过植入纤维来与构造体建立一个共生的链接,将中央皮层与构造体通过一种多模态的内部链接给串联起来。基本上,守护者能直接用单独的思维去直接控制构造体——至少在这些构造体反叛之前是这样的。
  2. 令人兴奋!这个记录表示,还有更多的守护者遗址等待发现。Ram Tah的意思是成百上千这样的一直。不幸的是,这个记录中的一些记录已经消散,如果这个记录里有张地图,那么它已经消失了。谁知道在这些外星人的废墟里隐藏着什么了不起的知识呢?我们越发现更多的守护者的非凡技术,对我们技术的潜在影响就越大。寻找更多的守护者一直可以帮助我们向前迈出巨大的一步。
  3. 从我们之前调查的守护者遗址来看,我们知道守护者的人工智能构造体负责控制战争机器和其他军事设备,以及监督民用技术和基础设施。我们知道这些构造体最终获得自我认知并摧毁了守护者。但是看上去并不是军事构造体做出了这项选择。民用构造体和军事构造体是相互独立的,是非军事构造体决定攻击守护者。军事构造体反对这一决定,但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非军事构造体赢了,迫使它们的对手服从进攻。这是多么了不起的发现。这让Ram Tah想知道这些构造体后来发生了什么,以及它们最终便乘了什么。它们被摧毁了吗?或者它们仍然存在,在浩瀚的宇宙中的某个地方?
  4. 这份记录详细记载了守护者构造体在军事外的主要应收。似乎在第二次内战之前,许多低微的工作都是由构造体来完成的。尽管如此,守护者们也没有闲着。相反,它们致力于艺术和运动。许多守护者参加了我们称之为体育赛事的活动,虽然看起来这些赛事都融入了一些仪式性的元素。这不禁让人去想,如果人类更多的使用节省劳动力的技术,会发生什么?我们会像守护者那样,成为更有文化的人?遗憾的是,反对人工智能发展的长远惯例意味着我们可能永远不会找到这答案。

塔尔戈德

  1. 这非常有启发性。这些数据似乎可以解释为什么几百万年前,塔尔戈德在最终成为守护者的空域中的许多行星上播种了藤壶。正如我们所知的,塔尔戈德的藤壶被设计用于从星球上提取资源,并将其转化为超合金——塔尔戈德的飞船和技术创造应用过程中的关键物质。守护者们推测,对于塔尔戈德来说,在一个行星上播种藤壶是为了占领做准备的一个重要过程。
  2. 这个数据详细描述了守护者和塔尔戈德之间冲突的开始。他们在守护者的空域用播种藤壶,过了几千年后,塔尔戈德回来了。当然,他们发现了他们播种的行星现在已经被守护者所占领了!塔尔戈德立即发动了一场突击,并没有设法和守护者交流,这符合塔尔戈德在人类空域的行为。
  3. 这些数据支持Ram Tah的理论,即守护者是天才语言学家。在于塔尔戈德战争开始后的某个时点,守护者们被迫部分撤退。似乎他们仍在试图与塔尔戈德交流,不愿拿起武器对抗他们。最终,他们成功发展了对塔尔戈德语的充分理解来进行交流,但是这对他们而言没有多少帮助。塔尔戈德决心继续敌对活动,而守护者们则被迫采用更具侵略性的方法来对付塔尔戈德的威胁。
  4. 这记录中的数据详细记录了守护者对付塔尔戈德的方法。起初,他们部署了地面部队,但是当这证明无效的时候,他们开始使用无人机——一种不会感到害怕、疲劳和十分可靠的自动机器。这些战争机器在相对较短的内变得高度复杂,很快就能识别并瞄准任何利用塔尔戈德工程技术的东西。更令人注意的是,塔尔戈德的生物机械技术被设计成可以识别任何来自于守护者的东西。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在冲突发生数百万年吼,塔尔戈德的设备仍对守护者技术的存在做出强烈反应。
  5. 这记录描述了守护者和塔尔戈德之间冲突的结束。看起来塔尔戈德进入了守护者的空域,对一场持久的军事行动毫无准备,在面对守护者的战争机器的无情猛攻后,他们被迫撤退。日志还提到了守护者战争机器的发展在他们的社会中造成了分裂,这可能引发了后来发生在他们历史上的内战。
閱讀 689 次數 最後修改於 週三, 19 六月 2019 17:54
此分類更多內容: « 三大势力:联盟